银鹭菌🍶

「感谢关注」

【盾冬】痴汉向·ç›‘狱AU·å‘不想填了


在iOS备忘录里写的…后半段手滑不小心转成繁体…我又不知道怎么转回来…只能这样了【摊手

第一眼看见Steve时,Bucky并没有多注意.

微乱的金发被拨到额边,牢狱的折磨未将蔚蓝眼眸中的那份英气消磨殆尽,破败的囚服上布满斑斑点点的污渍.

瞧他那落魄样,就像从动物园被赶出来的无家可归的小动物.

Bucky靠在墙上,慢悠悠的点起一根烟,百无聊赖的用手指在桌上打着节奏,不经意想起姑娘大腿间的芬芳.

在脑内与姑娘们经历无数风起云涌后,Bucky很快又陷入了无聊之中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斜倚着墙,目光扫向牢门内那在黑暗下有些模糊的脸庞。熟睡中的他少了那份军人特有的不容侵犯的气场,略微下垂的双眉透着孩子气,软软的睫毛贴在眼睑上,平日里紧抿着的嘴角微微上扬.

一定是在做什么美梦吧.

Bucky分明看见了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下那一丝掺杂的柔和.

Bucky回过神,意识到自己的目光从未从狱中那人脸上移开.

奇怪,为什么脸会烫烫的.

Bucky只好自嘲般的对自己做了个凶神恶煞的鬼脸.


「James!把你負責的犯人帶到審訊室來!」

對講機里突然響起了監獄長凶巴巴的聲音,Bucky被嚇得一個激靈,翻了個無與倫比的巨大白眼,本能的罵了句:「son of bitch!該死的監獄長,該死的絕對服從!」

Bucky下意識的向牢內的那人看了一眼,發現剛剛還在熟睡中的那藍眼睛小子正看著自己,臉上滿是忍不住的笑意.

發生眼神碰撞後,藍眼睛傲嬌鬼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,擺出了一如既往的poker face.

Bucky的太陽穴跳了一下,自己的慫樣被一個迷人又性感的金髮甜心看見,可不是什麼好的體驗。小獄警撇了撇嘴,只好強裝淡定的打開牢門,將他押往審訊室.

在進門接受審訊前,為了讓我們的金髮小帥哥不那麼緊張,Bucky拍拍他結實的胸膛,給了他一個大大的smile,說:「嘿,藍眼睛小子,祝你好運。」
面前的小伙子明顯有點驚訝,眨了下眼睛,表情認真地道謝:「哦,呃,謝謝。」

哦,這嗓音,我給满分.

「順便,我叫Steve.」

Steve在進門前轉過身,偏著頭,嚴肅的臉上露出了燦爛得不像是屬於萬年冰山臉史蒂夫的微笑.

Bucky舔了舔下唇,對旁邊守門的Clint說:「這金髮小子,長得還真是……秀色可餐啊。」

Clint驚得手中的值班表都掉在了地上:「你…不會看上他了吧?!他可是你的犯人!!」

「嘿,只是看看啦。這種級別的帥哥我也只能看看咯。」

「不過,如果能和他共度一晚,就一晚,我愿意一輩子不喝牛奶。」